nicole

[青黄] Material Boy 下

吃盐不撒糖:

与青峰如胶似漆了这些年,黄濑却很少去青峰的住处。
黄濑先生注重生活品质,喜欢精致舒适的居家环境,是消费主义最虔诚的膜拜者。他宁可在自己公寓里装了地暖的地板上和青峰滚作一团,也不愿在青峰家铺了蓝色格子床单的床上缠绵——如果那可以称之为床的话。
另外还有一个难以启齿的丢人原因,青峰那里有一样他害怕的东西。

虽说打定主意第二天去青峰家里晃晃,黄濑真正能支配的自由时间,也是六点以后了。
经纪公司的保姆车距离青峰住处还有两个十字路口处停了下来。黄濑压低鸭舌帽,将风衣的领子竖了起来,略整仪容后,拉开车门下车。10月的天暗的早,但还没暗的彻底,街道两旁鳞次栉比的大楼把天空挤成一条墨蓝色的纸带,没有俏皮的星星来点缀,只有路旁的人造灯光滥竽充数。
穿堂风卷过黄濑的耳朵,他觉得有些冷,自发加快了步伐。

青峰的住处要穿过两条主干道,拐进居住区的小路往里走。先看到一家租片店,左拐,直走穿过两个十字口,看到一家蓝色门帘的烤串店,这次右拐,路过二手衣店、食堂、两家便利店,最后走进被一条药店和拉面店之间的夹道。沿着这条没有灯的夹道直走,便是通往青峰家的楼梯。
“哇,好久没来我还记得怎么走,真是天才。”到了这里,黄濑放心摘掉棒球帽,这栋隐秘的4层居民楼的住户尽是怪人,几乎没人认识他。

快步登上2楼,停在201门口,黄濑熟门熟路从地毯下摸出钥匙,开门换鞋关门,一气呵成。一进门,他差点被食物的香气击倒到了。
忙了一整天,他还没来得及吃晚饭。
青峰正坐在沙发上,面色严肃看电视里的球赛转播,同时端着红色万字纹装饰的大碗吸溜面条。
听到黄濑在玄关搞出的动静,他不动如山继续吃面,一边在咀嚼面条的间隙含混不清的打招呼:“里来惹?”
黄濑小心翼翼张望一番,未发现任何危险之物,方才放心绕过地板上清洁程度不明的一摞摞衣物,凑到青峰身边抢他的面条吃。“饿死我了,给我吃一点。”他作势要掰青峰手腕,把筷子上的面条往自己嘴里送。

像几乎所有的情侣那样,再是嫌弃对方差劲的生活习惯,却不会嫌弃对方吃的东西。更18禁的东西彼此都吃过,对方的口水算什么。
青峰不干,他吓唬黄濑:“你老实点,露娜在这里。”说罢瞪了黄濑一眼,很有几分你再抢别怪我手黑关门放露娜。
黄濑果真吓到了,赶紧松手,伸长脖子四处找:“哪里?在哪里?告诉了你我要来,你还不把克星弄走,良心呢!还想不想我原谅你了?”
青峰没嘴巴回答,往角落里努嘴。
黄濑往青峰身边贴更紧了点。

堂堂模特大人,189公分的纯爷们黄濑凉太,有个丢人的秘密,他怕猫。不至于怕到落荒而逃,但一被猫眼盯住,他就会心跳加速肢体僵硬,心里止不住发毛。爱面子如黄濑,这等弱点绝不昭然示人,直到他初次来青峰家玩,被突然窜他身上的黑猫吓的摔倒在地,青峰才知道他怕猫。
青峰养猫纯属巧合。那天早上他出门上学,看到门口窝着一只巴掌大的小黑猫,皮包骨,看到他只能咪呜咪呜地叫唤。青峰这人对小动物比人类有爱心多了,捡回来养了几天,竟给他养胖了。这下他养出了成就感,干脆瞒着房东养来当宠物,还让青梅竹马起了一个特别梦幻少女的名字,露娜。和美少女战士里那只黑母猫同名。
可恨青峰养的这只黑母猫,对青峰的占有欲一点不输他这正牌男友。黄濑为数不多的光临宝地的次数里,全部有人猫争宠的惨痛回忆。黄濑试过多种手段,甚至费心收买它,可惜马屁全拍在了猫脚上,气的他最后当着青峰主人的面骂,说自己要弄一只白公猫来,取名叫阿提密斯,把露娜这样那样,生起码十窝小猫。
青峰又气又笑,先把他压在沙发上这样那样了好几次,教育黄濑什么叫做犹过不及。

见黄濑全身炸开了无形的毛,青峰哼哼笑:“别怕,拴起来了。”
黄濑立马拽起来,两条长腿翘茶几上,风骚的打个响指,说:“小青峰,你男人饿了。”
青峰端着面碗不方便教训黄濑,瞪了洋洋得意的模特先生一眼:“保温包里有你吃的,自己去拿。”
黄濑屁颠屁颠去了,打开一看,欢呼:“哎呀是奶汁洋葱汤,好久没吃了,小青峰我爱你!”
青峰时不常要被黄濑廉价的爱上,奶汁洋葱汤的爱,冰激凌的爱,majiba的爱,全部是经纪人眼里危险度达到红色区域的禁忌之爱。他早就没了一开始的新鲜激动,一本正经的朝黄濑放炸弹:“好吃么,我自己做的。”
黄濑差点喷出来,他后悔,前三口吃太快,没吃出味道来,浪费了青峰的爱心大餐。“好吃!”黄濑吃完第四口,感动,“小青峰做的,怎样都好吃!”黄濑护着汤碗,很像某类动物的护食行为,有些莫名的可爱,青峰觉得这么想的自己脑壳也有点不正常了。
“笨蛋,实话实说啊。”
“就是很好吃嘛。”
青峰撸了一把黄濑的脑袋,上次离开黄濑家,黄濑对自己的道歉态度模棱两可,他心里不爽,又不免惴惴。本想把地毯弄干净给他,想不到又搞砸了。青峰想了两天,才想出个法子让黄濑高兴,只是没想到黄濑那么容易就被讨好了。
要说黄濑平时爱端着,倒真没在青峰面前端过架子,物质男孩跑到青峰大辉面前,竟然不讲究物质了。
这样一反差对比,黄濑的可爱也真真的了,青峰笑起来。

饱暖思淫,不对,思地毯。
黄濑放下空碗,想起了今天是来视察地毯的。
“小青峰我的地毯呢?”
青峰在刷完,站在厨房里吼:“卷起来了,竖在墙角。”
青峰的屋里堆放着各种奇怪的杂物,全是他曾为其打工过的店长赠送的。当然不是他工作出色赢得的奖励,而是他总是去了没多久,店家便关门大吉,店长们不约而同用来充当拖欠的工资。能卖的都卖了,卖不掉的留下当纪念,反正他住的地方是仓库改建的住宿单元,放得下。黄濑不止一次感叹青峰运道奇葩,幸好心宽才活蹦乱跳到现在,青峰不以为然,店倒闭了又不是他的错,不出去工作难道要喝西北风?黄濑刚拍胸脯说要养,就被青峰“揍”了,背后位,腰差点拧断了。从此黄濑再不置喙青峰的兼职,他只好奇青峰大学打了四年工,平时没见花销什么,到底钱用在了哪儿?
该不会青峰是储蓄型人才吧,黄濑吓出一身冷汗,心想这倒是和我这月光型绝配。

充满回忆的地毯卷成直筒靠在墙角,黄濑正要伸手检查哪里洗褪色了,圆柱形的顶部突然激射两道金光,仿佛两道定身咒,把他定在原地。
“哦,黄濑,你先别过去,露娜拴那儿了。”
你说晚了混蛋!为了保住美丽的脸蛋,敌不动黄濑不动,直到青峰抹着两手泡沫跑出来,按住弓背磨爪的露娜,让黄濑先逃到沙发去。
青峰松开猫绳,抱到隔壁去,让宅男邻居看一会儿。
黄濑站在沙发上嘴硬,诋毁他的猫:“哈哈小青峰你还真会变废为宝,这只小混蛋不喜欢我特地买的猫爬架,喜欢褪色地毯我便是没想到,真叫有其主必有其猫。”
“少贫嘴,回头收拾你。”青峰放话,露娜投来鄙视的眼神,黄濑只想让他快滚。
回来后青峰很新奇的收拾了黄濑,他递给黄濑一串钥匙。
黄濑脑洞大开:“新房钥匙?小青峰你别吓我!”
“我钱还没多到一笔付清你能入眼的公寓半年租金的地步,再说你公司同意你跟我同居吗。”
“那是什么,”黄濑问。
“车,送你的。”青峰不好意思,挠挠头。
黄濑睁大眼睛,脑子开始不清楚。“小青峰你哪来那么多钱?该不会做了什么违法的事情吧!我不要,而且我也没问你要车,你别自演什么金主的角色啊笨蛋!”青峰送他东西不假,都是小玩意,突然送那么大件的,差点吓破了黄濑的胆。
青峰揍了黄濑一臭头:“想什么呢你!是我花了这几年的积蓄而已!”
黄濑捂心口,“白痴你能不能别乱耍帅,一口气说清楚好吗,你想吓死我吗。”
看黄濑担心的样,青峰心里一阵甜,勾住他脖子说:“带你下去看看。”

Fire blade1000,无愧于她的名字,公路赛道上真正的烈焰之刃,近乎一比一的马力值造就2秒百米的加速度,驾驭过她的男人才知道在风中驰骋的爽快。机车重新涂装过,通体漆黑底漆,车前部两侧涂上了金黄色的闪电,黄濑的手指抚过流线机身,长久停留在仪表盘上。
青峰站在他身后,自车前镜里观赏黄濑兴奋的脸色,觉得这钱花的很值。
“真的送我?”黄濑扭头,眼睛里落满星光。
“送你啊,不过是二手的,在店里花钱翻新了几处部件,能有七八成新,开起来还不赖。”青峰也摸了把机车,有些感慨,“好容易让店长让给我的。”
“小青峰,这次你打工的店绝对不会倒闭的!”
青峰刮了一记黄濑后脑勺:“会不会说人话啊!”
一阵秋风扫过,黄濑吸吸鼻子,不知是感动的还是冻的,“很贵吧?”
“还行。”就车子的使用程度来说,还算他赚了便宜呢,但解释起专业方面太麻烦,虽说花光了这几年的积蓄,青峰刷卡的当口,心里颇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豪气。
“爱死你了。”黄濑说着,跨上机车,对着后视镜摆了好几个pose,帅的不行。
看黄濑喜欢的不行,青峰也被感染了,“要不今晚开出去兜兜风?”
“好好好!你快上来,”黄濑就要把钥匙插上去。
青峰直接把黄濑从车上拖下来,虎了脸:“笨蛋你有驾照吗!”
“那怎么办啦!”
拿过黄濑的钥匙,青峰跨上车:“简单,我有驾照。”

抱怨了几句青峰狡猾,黄濑余下的时间尽情享受和青峰一起穿过风的速度。带着安全帽,不必担心狗仔镜头,将都市霓虹远远抛在身后,仿佛摆脱了所有的俗世桎梏,黄濑享受难得的完全自由的空气。
青峰走的夜间高速,黄濑没问他会开去哪儿,问了就没意思了。黄濑有种浪漫的错觉,若是青峰一直开下去,他能和青峰去到天涯海角,管他什么广告代言,什么品牌挚友,有情饮水饱。
不自觉的,他抱紧了青峰的腰。

青峰只管往前开,他赶着时间,他和黄濑能等,月亮不会等。
终于到了隅田川的新大桥附近,青峰停下车,黄濑跳了下来,奇怪青峰怎么开到了这里,又不是夏天可以看花火大会。现在是深秋,只有光秃秃的树枝和暗沉的河水,没半点看头。
青峰脱掉头盔,说:“等会有月全食,这里视野开阔。”
说是视野开阔,新大桥也太荒僻了。“台场那里不是更好,或者东京湾啦,直接看海面上的月食。这里好破!”
“破才没人来啊笨蛋!人多热闹的地方你行吗大模特!”
黄濑朝青峰拧个鬼脸,认输。想到能和青峰肆无忌惮在外过二人世界,地方破点就破点了。
青峰不以为然,哪有黄濑说的不堪,只不过附近有个流浪汉聚集点而已,他和黄濑两个加起来将近4米的大男人,谁敢来抢他们的。青峰拉着黄濑趴在步道边的栏杆上,黄濑似乎有些冷,把外套的风帽戴起来了,他搓搓手,提出建设性意见:“小青峰,反正没人来,不如你抱着我,或者我抱着你,大家都暖和点。”
估计是一路飙过来吹冷了,青峰后悔没找件厚实点的外套借黄濑,出发前急急忙忙黄濑随手套了件他兼职车行的工作外套,料子不保暖。“你傻啊,我冷你也冷,抱一起不顶用。”青峰拍了黄濑的头,好像在拍家里的露娜,“等着。”

黄濑只好等着,万幸青峰没让他久等。
青峰变戏法一样搬来一只铁篓垃圾桶,里头堆着不少长短不一的木条,像是扔掉的建筑垃圾。卷了一张报纸当火印子,木条很干燥,一下就点着了。
黄濑不顾形象蹲铁篓边,伸手烤火。身体暖和后,此人感慨道:“小青峰,要是明天是世界末日或者丧尸大爆发,你一定是最后才死的野人。”
“我干嘛不能活到最后啊混蛋!”青峰也蹲下,挨着黄濑烤火。
“哎,因为我肯定是最早死掉的那一批啊,花钱也买不到东西我一定很快就撑不住啦,我要是死了,你怎么能独活,我不就落单了吗?”黄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着不动听的情话。
青峰半晌无语:“你还算有自知之明......”
黄濑装傻:“是我很快会死掉还是你不会让我落单?”
“都是。”青峰想了想黄濑如花朵般凋零的样子,不甘心道,“我跟你一起,怎么会让你早死你傻吗。再说根本不会世界末日丧失爆发!”
“埃博拉病毒迟早会来到日本的啦。”
“你瘟疫公司玩傻了吧。”
黄濑噗嗤笑了:“搞什么你这个无神经,大冷天被小青峰骗来在没人来的河边狼狈地烤火,还觉得好有趣,我是不是真的傻了呀。”说完,不管水泥地是不是会弄脏裤子,黄濑席地而坐,头搁在青峰肩上,穿过他错落的短发,抬头看天上慢慢变小的月亮。“月食开始了。”
“哦哦,听说完全被太阳的影子挡住时,用手机里的相机看,会变成血月。”青峰从兜里掏出手机,“说是九点就能看到了,还有不到一小时。”
黄濑点点头:“到时候拍个照吧!”他在青峰耳畔轻轻的说道。

之后两人倒是安静地等着日全食到来。黄濑倚着青峰,身后铁篓里的木头烧的正旺,一点不觉寒冷。黄濑望着天上的月亮,不知怎的,生出一股天涯共此时的柔情蜜意。
“啊,快了,马上月亮要被吃掉了!”
黄濑掏出街机果六,对着月亮拍摄,青峰也把头凑过来看,两人头碰头,一起等待血月来临。
最后一丝月光消逝的那刻,黄濑握住青峰的手,十指紧扣在镜头前举起,和血月一起入镜,一起见证了这场天文奇观。“哇,好浪漫,我要发推给小黑子他们看!”
黄濑有个小号,只加了同学好友。他刚登录上去,发现大家都在观赏月全食,也都拍了血月的照片发推,有紫原这种随便拍的手机照片,也有绿间用专业器材拍摄的高清大片。不过只有他和青峰的照片最独一无二,只有他们是双双对对,秒杀其他单身狗。
果然才po到推上,黑子就秒转了,附加一句诅咒:请爆炸吧现充。
青峰笑出眼泪,说道:“这时候就别用敬语了啊。”
“一定是嫉妒。”黄濑盖棺定论。

两碍眼的现充拍拍屁股站起来,靠在步道栏杆上头。黄濑眯着烟看慢慢复原的月亮,冷不丁问:“小青峰,你说实话,这机车你是买来自己开的吧?驾照都偷偷考好了,”见青峰一脸被说中的尴尬,黄濑一阵爽,决定再臭臭青峰,“说送我的时候一脸不舍得。”
“我才没不舍得,再说送你不一样,你又不会跑了。”
黄濑听完,仰头痛快地大笑了几声,笑完,他转身对着青峰,颇有些咬牙切齿的。
青峰看他样子就知道没事了,也嬉笑着问:“原谅我了?”
黄濑呸了一声,勾住青峰脖子,把人揽怀里,又气又喜欢:“你不就仗着我喜欢你!”
“彼此彼此好吧。”
“送我的东西我才不会吐出来,等我有时间就把驾照考出来!”
“哦,干脆我教你算了。”
“说话算话。”
话说到这里似乎无以为继,而黄濑还不想松开青峰。他想,灰崎永远想不明白,为什么崇尚物质的自己,能和青峰年复一年黏糊在一起。青峰永远那么多的缺点,和他圈子格格不入,但青峰永远会无条件地把最喜欢东西给他,只为了他能高兴,这些灰崎不知道,他也不允许这世上第二个人知道。

“小青峰,你到底花了多少钱买到这部车?”
“问这个干嘛?”
“好奇。”
“七十多万。”
“真能存钱。”黄濑一阵感动,辛苦存了四年才买到的车,青峰二话不说就送给自己。“我怎么有种昏君和奸妃的即视感。”
“什么破比喻。”青峰拉开点距离,一口吻住黄濑这张胡说八道的嘴。他知道,黄濑要是真被感动了,多半控制不住顾左右而言他,这时候别让他再胡扯破坏气氛就得了。所以接吻是最好的办法。
一吻结束,黄濑忽闪两下眼睫毛:“糟糕,好想做啊。去我那里,离这儿近,我等不及了。”
黄濑有需求,青峰当然愿意满足,不过在这之前,得把铁篓还回去。
“哈?我以为你捡来的。”
“想的美,问一流浪老头花钱借来的。”
“那你快点,月亮变回去后,你可没机会了。”
青峰又啄了黄濑一下,“你就等着瞧好吧。”
“我等着呢。”黄濑说,他望着天幕正当中悬着的月牙,心里说道,我永远都会等着你。

END


恶搞个后续

三天后,黄濑接到灰崎的投诉电话,投诉青峰揍了他一拳。他接电话时,青峰正在他旁边煎蛋,黄濑挂了电话,问他怎么回事。
青峰愤懑,这混蛋昨天刚巧到车行修车,趁人不注意,笑话我不行了。
所以你又失业啦,黄濑问。
青峰无法反驳,过一会又说,过阵子我就要签球队了,本来也打算辞职。只是这次想做过完美收官,想不到还是搞砸了。
黄濑愧疚之心全无,给灰崎去了个电话,说你自找的。
灰崎打算近期都不会和黄濑这个霉星合作了!

评论

热度(147)

  1. o.尐βι.__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mayda.sherry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Carissa_吃盐不撒糖 转载了此文字